九头蛇特工Jin

这里小九,未央(贴吧)或者锦锦(其他什么的也可以啦)低产文渣,爱好漫威古风阴阳师,各种粉,荒椒,茨草,晴乐,佐樱,策筝,黑西……扩列戳QQ:3330467597(锦绣),阴阳师安卓风之清 锦正

[荒椒]一川风月·单椒秀泽(4)

[荒椒]一川风月·单椒秀泽(4)
雨淅淅沥沥没完没了地下了好久,平安京的雨季,什么都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没有人流泪——泪水滑落,是心中的雨点悄然下坠,雨中,没人分得清善于伪装的你有没有哭泣。
椒图有一万个理由难过,但是她闪亮的瞳孔中仅有一个人的愁绪,清清亮亮盈一个人的孤独寂寞。
椒图瘫在床上,软成了一滩水,雨下着,伴着她入眠——这是多少个夜的似曾相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
少女的喘息还微微地在空气中酝酿,甜丝
丝软绵绵的;少女轻轻的腰肢被荒川揽在怀里,她被荒川从背后抱住,小小的脑袋贴在荒川结实的胸膛上。
愁人知夜长。
夜半醒来,椒图微微有些诧异,她向来没有半夜苏醒的习惯。
荒川还没有睡。椒图觉着有双眸子在暗暗地望着自己,冷冽却盈一江春水的目光流转在她身上,软的,暖的。椒图眯起眼,多么宁静的夜呵。雨水打湿谁的心窗,谁的挚爱滚烫,服帖地润醉了时光,温热了谁的心肠。
椒图无力出声,还微有些困意,半梦半醒之间,素手被荒川握起,小小的头蹭进他怀里,鬓发微软摩挲着他的胸膛,任他看去吧,他的眉眼温柔,神色淡淡,拥她入怀。
雨还是在下,雨季的景色都无言,雨季的人们都沉默。
椒图睡得好么?爱人拥她睡去,那么这乾坤间长路漫漫、征途浩瀚也无须担忧,这尘世里他说她说、他看她看也无须在乎,是么?如若愿意相守,他的阴晴不定,他的病态之爱又如何?
椒图,你愿意挺身而出么?你愿意从此温柔他岁月么?你愿意往后长情相伴么?你没有退路了,你不能后悔了。
次日醒来,抬眸是他的颜近在咫尺,椒图轻笑,环上他的颈,他睁眼,去吻她。
岁月是如歌行板呐,承载谁的一往情深,不停向前。
心之所向,弱者也无畏。
“我去上课了,小叔叔。”少女低着头,攥着衣角,又吞吞地怯怯地抬头看了一眼他,双瞳盈满深情。荒川一时情动,刚想俯身去吻她,少女早已“踏踏”地跑开了。
荒川是向来放肆,纵是学校人如此之多,也无所畏惧,椒图早知他的脾性,好在前几次均是在他办公室里,这次见他也又要发作,趁机溜了。
但荒川不是放纵之人,甚至可以成为自制的代名词,有时椒图也会想荒川什么都不怕,可是她又在担心什么呢?是这不伦的叔侄师生的恋情么?是今朝若肆意拥有会使明日失去的倘若更加痛苦、难堪么?是一无所有而不敢再光明正大地爱上谁了么?世俗的眼光,他人的看法,当真这么重要么?他荒川都不怕,她又该畏惧什么?
他们没有血缘,是师生又如何?他们有结婚证,有堂堂正正的在一起的理由,或许世界上本没有不该,只有大多数人认为的不合适与不愿承认,没有谁错了,错的只是世俗的眼光,更没有谁病态谁下贱,执念深,才如此罢。

小爱!晴乐!

小艾·高三陷入死亡:

庆贺萌燃双王,晴乐大把发糖

小姑娘恋爱中的小心思了解一下ww

[晴乐]长相忆(6)

[晴乐]长相忆(6)
B萌双王贺文
ooc严重预警
#分割
时间过长附链接
传送门ww
长相忆(1)http://jiutoushetegongjin.lofter.com/post/1ee6e7d8_105b82c9

长相忆(2)http://jiutoushetegongjin.lofter.com/post/1ee6e7d8_105ef5e0

长相忆(3)http://jiutoushetegongjin.lofter.com/post/1ee6e7d8_10786106

长相忆(4)http://jiutoushetegongjin.lofter.com/post/1ee6e7d8_108dbb62

长相忆(5)http://pan.baidu.com/s/1hs3SlZA
#分割
  [晴乐] 长相忆(6)
檐下的风铃“町町”地欢笑,雨后的湿凉悄悄润醉了季节,木质的窗扉半掩,街上孩子的嬉闹、妇女的谈笑化作风的喘息,飘入屋内二楼的客栈。
       床上少女的被身姿颀长的男人搂着,温香软玉一般服帖乖巧,发丝散落,二人赤身裸体,仅薄被一袭,将一大一小两具身子遮住。似乎是风的絮语惊动了少女,她蝴蝶般的睫毛扑闪几下,微微撑开一道动人的迷茫,澄澈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真实的美好。
少女身边的男子低下头来,狐眸中流动着道不尽的柔情,此刻,他如此地满足,却又害怕再次失去怀中的少女,这般,揽着少女的臂膊又紧了几分,少女的唇不点而朱,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她觉着眼前的一切美好到不真实,生怕自己卑微的声音破坏想紧紧抓住的幻境。
晴明看着心爱的人稚气未脱的脸,想着是自己的无力、自己的失职使她小小年纪就要承担如此苦难,不觉心头一拧,薄唇轻启,道:“神乐,莫怕……没事了……对不起……”而其他的话到了嘴边,又苦涩地咽下,他自是一哂,那句“我想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果然是自己罪孽深重啊,无力护她周全。
少女或是怕男子自责,或是真的欣喜,粉唇微勾,明媚的眸光闪烁着无可替代的执念,声音娇弱:“晴明……我……”如同在水中挣扎,神乐半晌才吐露,道:“我……没事。”安倍晴明不加言语,狐眸微眯,眼角流动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深情,本就善义的脸更是宽了几分,漾着笑意地注视神乐,是在寻找什么似的看了许久,才娓娓道来:“神乐休息够了么?要下去见见大家么?都想你的紧。”又话锋一转,“如果还乏也无事,再歇会儿。”
怀里的人立即挣扎着要起来,“不再躺会儿么?”男人道。少女把脖颈一下的身子缩在薄被里,藕臂白花花地在床头扯方才欢好前褪去的衣物,一边娇唇喏喏:“不,不了,大家都在等呢……这么久没见,真的好想念的啊。”绯色已飞上吹弹可破的皮肤,长睫扑闪,诱人犯罪。
安倍晴明的心一阵悸动,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矜贵模样,大手一览衣物,环住少女,正欲帮她穿上。
“晴明……”少女有些羞,脸更红了,想推开却又不敢,左右为难,两面夹击,看得安倍晴明颇是开心,却只是两眼迷迷,衣冠禽兽也不过如此。
“无事,神乐。”男子的声音波澜不惊,“我来帮你。”道貌岸然地挟衣物掠过少女的身体,安倍晴明的大掌自若地在少女肌肤上游走,神乐低下头,全身烫的吓人。
安倍晴明在心里轻笑一声,抱起已换好衣物的少女。
“走吧神乐,该和大家团聚了。”
“好的,晴明。”

我曾经为了深爱在樱花树下与晴空明媚的天气里追逐你,也曾经为了你抛弃生活里绚烂的樱花与季节,最后又再次执你之手看樱花开落、万里无云。
— The end —    

  @沉迷瑞金的夕四🍃 @谁与独息  @忧魇灼月  @三舞晴乐  @Ghost Knot-鬼结  @彩云啡_Cloudy  感谢我的天使们。

群宣!

小可爱们来唠嗑产粮吧

为我的懒道歉

小九一直在

白雪姬:

荒川椒图向同人歌发布!朋友们要感受一下吗!

策划:丹陵【懒猫剧社】
原曲:大爱-钟嘉欣
填词:苏栗无
歌姬:百鬼
后期:墨菌
美工:苏栗无

于混沌中枉生期盼 于孤僻下掩埋果敢
于日复一日平安外 梦着几朵珠花开
涓流暖 游鱼散  鲛人泪 世人贪
风雷下 紧守住魂一盏

传闻在传说里惊叹 在泣泪中变纷乱
无声润泽 萍水相遇末 流离教温存失散
审视自我多不堪 哂笑等待是无奈
仍盼世事对他人柔软

踏出一方小小河山
拥住一处深深心神
这一吻 扪心自问 为我还是人?
缝合一段默默辗转
牵住一条 逐流游鱼还
跌入 明灭着离合 世上夜晚

从流飘荡 水波澹澹 寻根处只一汪蓝
随心而行 未必有了断 生灵皆配有遗憾
曾吞吐万种不甘 换得一句春未晚
万幸我 遗珠归向沧海

褫夺了际会去感慨
舍弃了放纵去欢快
彼此在 彼此桎梏中 向彼此看
成全了我七分勇敢
平摊他三分肩担如山
共看 明灭着离合 世上夜晚

相对如镜 不够完满
面上赧然 仍可坦然 
且点染 眉心与唇角未漾笑瓣
世事有常 生何有甘 
出不得深海 见不得爱
渡入 暗藏着悲欢 荒世之川
拨开 水中那明月 共与他看
                               

占tag抱歉,写给某些傻逼。

望周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

长弓夕四i🍃:

cnm金到底他妈的做错了什么???金黑有完没完???
我再看见一次,我他妈就举报然后祝你全家爆炸,祝你被奸杀了之后打爆你的狗头再把你妈的脑袋扯下来安到你脖子上,五马分尸,暴尸荒野,把你的皮全他妈扯下来,把你的肉从骨头上刮下来砍成一万段剁成肉泥,然后让狗秃鹫把你的骨头全都啃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祝你不得好死。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他妈就顺着网线摸到你家把你碎尸万段。
真他妈牛逼。
金宝是我的心头肉,我的宝贝儿,我的天使,我的光明,你凭什么黑他?凭什么玷污他?你还没这个资格,傻逼。
我就静静地等你死。
去你妈的佛系道系,踩我底线管你是谁立刻打爆你狗头。
金就是我的底线,别想动他一根头发。
傻逼玩意。祝你早点死。你这种人活在这个世上跟我们抢资源真是他妈的浪费。
我从来没这么生气过,我也长这么大第一次说这么恶毒的话。
但是侮辱我的宝贝儿的人。赶紧都给我去死。

[荒椒]一川风月·单椒秀泽(3)

[荒椒]一川风月·单椒秀泽(3)
椒图懒懒地伏在床上,蝴蝶似的长睫轻轻掩上,细细地吐着气,乌丽的秀发若绸缎似的散了一身,吹弹可破的肌肤就这样白花花地半身裸露在空气中。
窗外是下着雨的——淅淅沥沥地落了一夜,静默的雨珠浸润了城市的繁灯如昼,沉默而又寂寞的颜色闪耀在窗上。雨珠滑落,是美人泪流,流尽都市的悲怆。
有人给椒图微微盖了盖,点了只烟,薄荷柠檬混杂着尼古丁的味道慢慢弥漫在空中,烟雾缭绕中,精壮的男子半裸着坐在椒图身旁,一壁扶着她白净光滑的颈子与脊背,一壁不声不响地凝望着窗外的雨。
又蓦然起身,抱起椒图。
椒图的头靠在他的左胸,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在椒图耳边响着。
房间里暖气很足。
椒图娇吟几声,男人仍然闷声,只是抱着她走进浴室。放了一池水……
椒图次日去学校不是很好受的。她总觉得有异样的目光注视着她——谁没有呢?但偷吃了禁果的少女背着所有人偷偷结了婚,又偷偷抹去一切痕迹,总觉得心中有鬼呐。
依然下雨。椒图撑伞回家。
她是喜欢下雨的,即使是现在依然喜欢。她打着的伞,仅是荒川的黑伞,她回家的路,也仅是荒川回家的路。
椒图推开便利店的门,又是买了点糖——她喜欢吃糖,却也觉得腻。走的时候她又带了一盒给荒川的什么的——那种东西,荒川大摇大摆的去买是不好的,荒川却存心似地喜爱这样子。
风依然刮着,雨依然下着。
椒图出了店,才想起某个男生递给自己的什么,这种东西不论是什么都不能让荒川见到的呀。
少女畏畏缩缩地躲到街角,小心翼翼地打开纸片,只见纸上赫然几个大字:
        椒图,我喜欢你。
椒图已是害怕得全身颤抖,她澄澈的眸子瞪得老大,有些站不住脚的踉跄着,赶忙把手中的纸片揉成一团,似乎还觉得不够,又立即扯直了撕碎在垃圾桶中。
椒图简直慌极了,她怕这件事瞒不住荒川……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荒川身为老师,应该会很快知道这种事情,还好他平时不关心的,不过也说不定啊……
她纤细的手交叉着放在大腿前,明亮的眼睛中闪着泪花,最后却一下子消失在雨水中了。
到家。到荒川家。到临近荒川河的荒川与她的家。
椒图放好伞,看壁炉中的火烧得旺腾腾的,雨珠子从窗户外花落,透过模糊的雨景,她望见了华灯初上的城市,荒川走过来,将她揉进怀中,说着以后必须同他的车一起回家。
椒图不作声,将头埋进荒川胸口,眼泪不声不响地流着。荒川也只是默默搂着她,又把她打横抱起,靠在心头。
椒图想,真好。
至少这个城市有人爱她,真好。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椒图有那么多的爱恨无处盛放。

小九一直在,抱歉我迟到了。 @今天的鬼结被人催更了吗  @花落满夏   @独息  @彩云啡_Cloudy  @忧魇灼月  @三舞晴乐  @长弓夕四i🍃(初三长弧)

[荒椒]一川风月·单椒秀泽(2)
       “小叔叔——”椒图轻轻地似的从糖罐子里拿了颗糖,鱼儿似的窜上沙发钻到荒川怀里,荒川大大的手掌缓缓抚上她白净的面庞,微微有些热的掌心和修长的手指在脸上摩擦,椒图的脸不禁飞上两片红晕。
         荒川浅笑,执起椒图的素手探进她的衣裙,一大一小的手掌叠在少女左胸丰满的乳上。椒图羞涩地把头埋在他怀里。
        椒图问自己,她有多享受这样的时候?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深深地眷恋这样的生活……她不能失去,因为那样她就会失去自己……
         深秋的天气已经是极凉了,屋子里开着暖气,倒也不冷——简单的不冷的爱情。